新郑新闻网

编者按:日本实行议会内阁制,首相由国会选举产生,众议院与参议院出现分歧时,以众议院意见为准,因此众议院选举在日本也被称为“大选”或“总选举”。众议院议员每4年选举产生一次,首相拥有提前解散众议院的权力。2012年12月16日,日本举行第46届众议院选举,自民党于上届大选失败后重新取得胜利;12月26日,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组建了自民党与公明党联合政权。自此,安倍政权基本保持了长期稳定的运作。2014年12月14日与2017年10月22日,日本分别举行了第47届与第48届众议院选举。两次大选后,自民党均维持了众议院解散前的优势地位。对比分析日本近三次众议院选举的特点,可以从政党政治的角度探究安倍长期执政的原因,并在此基础上可以研判日本政治生态的未来发展趋势。

本文作者:栗硕 南开大学日本研究院博士生

参考消息网2月12日报道日本众议院选举实行的小选区与比例代表并列制对大型政党更为有利,也使得选举结果难以切实反映民意。安倍政权多年运作修宪议题,目前来看如无特大变故,“和平宪法”将会在安倍任期内被修改。

选举结果未能切实反映民意

自1994年日本众议院选举实行小选区与比例代表并列制后,自民党内的派阀势力有所减弱,但其党内领导核心的权力却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强化,由此也更容易出现首相任意解散众议院、随意设置选举议题等有违民主的情况。另一方面,由于小选区选举制度下只能由得票最多的一名候选人当选,未能当选的候选人所获得的选票则会全部成为死票,所以候选人可能会仅凭较低的得票率便赢得小选区内的唯一议席。可见小选区选举制度的另一个弊端便是会造成政党得票率与议席获得率出现较大偏差的现象。

正因如此,想要对抗自民党等传统大型政党的中小型政党,就需要在选举中进行合并或合作,以确保共同推举的候选人在小选区内获得最多选票。在选举过程中,如果中小型政党各自为战,大型政党的候选人便容易凭借其雄厚的资金投入以及深厚的政党影响在小选区中获胜。因此,地方势力政党在选前表现活跃、大选后容易分裂的原因则在于此。

近三次众议院选举中,自民党连续取得胜利,分别赢得294、291、284个议席。由于小选区选举制度的实行,自民党的议席获得率明显高于其得票率。该选举制度下,选举结果并不能切实反映选民意见。尤其是在中小型政党相互之间难以凝聚联合的情况下,大型政党更容易以较低得票率获取较多议席。可见,自民党作为传统大型政党在众议院选举制度方面占据的优势,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安倍政权的长期运作。

据统计,第46至48届众议院选举的死票率分别高达53.1%、48.0%、48.0%。以2017年第48届众议院选举为例,289个小选区中,死票率在50%以上的小选区高达120个。其中,神奈川4区的死票率为65.2%,排位最高,意即该选区当选的众议员仅仅获得了34.8%的选票;希望党在小选区的得票率为20.6%,但其议席获得率仅为6.2%;足见小选区选举制度下中小政党的劣势。

另一方面,近三次众议院选举较低的投票率也反映出日本国民对自民党消极支持的心态。第46至48届大选的投票率位列战后最低水平,如果用投票率乘以得票率来计算各个政党的绝对得票率,那么自民党在近三次众议院选举中虽然赢得了大约61%的议席,但其在小选区的绝对得票率仅为约25%,比例代表区的绝对得票率仅为约17%。相比自民党曾遭受惨败的2009年第45届大选,虽然其仅仅获得了119席,但由于投票率高达69%以上,其在小选区的绝对得票率为26.8%,比例代表区的绝对得票率为18.5%,数值均高于近三届大选。对近四次大选中比例代表区的得票数进行比较,能更直观地反映出日本国民对自民党的支持程度。以安倍晋三为总裁的自民党虽然在近三次大选中赢得了较多议席,但这并不能说明日本国民对自民党的支持程度较以往有明显提升。

(图表 资料来源:根据日本总务省公布的历届众议院选举材料统计而成)

“和平宪法”或将在安倍任期内被修改

自安倍于2012年9月就任自民党总裁以来,日本共举行了5次国政选举(3次众议院选举、2次参议院选举)。始于第46届大选的安倍政权已运作长达5年余,在此期间修宪也成为日本政党政治中的主要议题之一。《日本国宪法》第96条明确规定了修宪条件,指出“众参两院各自三分之二以上议员赞成后向国民发起提议;国民对提案进行投票表决,过半数赞成后方能修改”。

当前,日本众参两院的修宪势力均稳定维持在三分之二以上。首先,从参议院议席占比来看,2016年7月第24届参议院选举后,被视为修宪势力的“自民党·日本之心”会派占据125席(不包含担任议长的自民党议员)、公明党占据25席、日本维新会占据11席、希望党占据3席,总计164席,超过参议员总数242席的三分之二。其次,从众议院议席占比来看,2017年10月第48届众议院选举后,被视为修宪势力的自民党占据283席(不包含担任议长的自民党议员)、公明党占据29席、日本维新会占据11席、希望党占据2席,总计325席,超过众议员总数465席的三分之二。

虽然众参两院的修宪势力达到了发动提议的条件,但各政党并未就修宪内容形成统一意见。尤其是关于宪法第九条的修订,被视为修宪势力的各政党间尚存在着较大分歧。

自民党曾于2012年4月提出过“宪法修正草案”,不仅明确了“国防军”的存在,还具体规定了军事力量参与国际安全事务、守护国民与领土等任务。但该草案是自民党身为在野党时提出的,仅仅作为政党内部的政策主张,并未较多考虑能否得到国会及国民的认可。2017年5月3日,安倍呼吁“希望使2020年成为新宪法施行之年”,并提议“在宪法第九条中新增写明自卫队存在的内容”。5月9日,安倍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正式表示优先考虑明文写入自卫队的修宪设想,并暗示要在任期内实现目标。随后,安倍开始推进自民党内关于修宪的讨论,谋求以新提议来替代2012年草案中“国防军”的记述。与“自民党2012年草案”相比,主张在保留宪法第九条的基础上写明自卫队存在的“安倍提议”,对第九条修改幅度较小,更容易获得其他修宪势力政党及日本国民的支持。

针对“安倍提议”,公明党鉴于其联合执政的身份以及对自身“安倍政府制动器”的定位,一直保持暧昧的观望态度。

第48届大选前,自民党已开始对“安倍提议”进行党内沟通,并强化推动修宪的体制机制。2017年5月24日,自民党召开修宪推进总部会议,宣布干事长二阶俊博、总务会长细田博之等党内高层参与其中,举全党体制确认了以“安倍提议”为核心年底前汇总完党内修宪草案的目标;8月1日,修宪推进总部事务局获得扩充并升级;8月10日,修宪推进总部新设事务总长一职。第48届大选后,自民党重启修宪行动;时任修宪推进总部总部长细田博之及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等人也纷纷表示要展开充分讨论以得到各政党的广泛理解。

由于修宪条件的严苛性,安倍若想实现修宪目标,不仅要在自民党内形成统一意见,还需得到其他政党的支持。因此,自民党修宪推进总部为了确保修宪成功,放缓了汇总党内修宪草案的进程。2017年12月20日,该总部召开全体会议,通过了关于修宪的论点总结文件。该文件针对宪法第九条的修改,同时记述了分别基于“自民党2012年草案”与“安倍提议”的两种方案。会后,细田博之表示“实现修宪最好的捷径便是汇总出大家都支持的方案”,放弃了年底前完成修宪草案的原计划。可见,自民党已调整修宪策略,决定在推动修宪的过程中充分吸纳公明党、希望党、日本维新会等修宪势力的意见。

2017年10月第48届大选结束后,安倍政权再次赢得了较为稳定的执政基础。安倍仍在2018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获得连任,如果没有特大变故且众议院不被提前解散,安倍或可执政至2021年,这将为其推动修宪提供充分的准备时间。2018年3月22日,自民党修宪推进总部召开全体会议,最终决定党内修宪草案关于第九条的意见以“安倍提议”为准;3月25日,自民党召开第85届大会,干事长二阶俊博报告称党内关于修宪4项目条文草案已确定统一意见。

按照安倍及自民党修宪推进总部的计划,自民党今后将以党内统一意见为基础与其他修宪势力政党展开磋商,并在合适时机将新形成的党内修宪草案提交国会讨论与表决。届时,国会内的修宪势力若能形成统一意见,并凭借三分之二以上的议席数量表决通过修宪草案的话,日本国民将会首次依据《日本国宪法》对修宪草案进行表决。

另据日本多家媒体的舆论调查显示,日本国民对修宪的支持率保持在50%左右。因此,从目前形势来看,若安倍政权能够促使自民党联合其他修宪势力在国会发动修宪提议并最终赢得国民过半数投票支持的话,“和平宪法”将会在安倍任期内被修改。

该文章转载自:午夜神马三级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